Kiosk App的戰略地位就是協助消費者提前完成大部分不需要在店內的動作。套個金融業用語,就是完成許多「預處理」。由App「交棒」給門市後,消費者可能不只完成預約的事物,還會順手買些飯糰、點心配咖啡,陸→空→陸聯手帶進更多業績,才是整個商業生態系的奧義!

單純的起心動念有時會引來想像不到的效益,例如法國家樂福基金會執行長親自來台致贈冰箱、冷藏車;以及若干餐飲集團表示願意提供生鮮續食。方里長點出,許多人倡議續食,卻「從來沒有省掉一公斤的菜」,相比之下,據協會官方資料,從 2016 年至 2019 年 3 月 15 日共計分享出約 11.5 萬公斤續食,效益很具體。

陳宜秀加入以後負責 UX 和人因工程團隊,與工業設計和眾多工程團隊合作,開發出 one-X deskphone,不僅替 Avaya 拿回部分市佔率,更奪下2006年德國 iF 設計獎。這個系列的桌上型電話機,包括台灣,出現在全球許多地方,而且無論後面如何改朝換代,都沒有脫離原來的平台架構,非常難得。「當我看到自己設計過的電話出現在 Google 總部、華盛頓大學、北京的萬豪酒店、西雅圖的政府單位、玉山銀行、日劇……都會忍不住微笑。」

我不是個媽媽,但有幸透過「特公盟」的案例,能在角色上(大人的話就一定對嗎公權力法規就是絕對嗎?)、同理心與換位思考(我們是否過度自以為?)、以及資訊不對稱等獲得不同面向的啟發。給每位未來有機會參與設計的人們:勿輕易說出已實踐「同理心」與「換位思考」,因為在你真正投入前,這多半只是具有詩意的自我催眠。

更多文章

無論偏向科技-藝術光譜的哪一端,成功的關鍵還是在於使用者的體驗,而人的感受是不能獨立於情境存在的。外星人榨汁機Juicy Salif在易用性上不及格,在某些情境和文化脈絡下,卻能創造獨特的體驗,而成為極佳的設計。

「今天如果一個部門去年業績做到 10億、今年做到 30億,那明年應該 KPI 應該訂多少 ?」我們都以為會是 70 億、80 億的數字,但道恪告訴我們:「阿里的文化會訂出 150 億的 KPI。」道恪對我們解釋:為了要讓組織保持指數型增長,組織文化應該要能使每個人都跳脫貫性思維、跳脫舒適圈、持續學習新的方法,接著成功應用到戰場上廝殺,否則一個無法進步的企業就只會迎來死亡。

我覺得最好的設計是最低科技,最低變動的投入,不碰結構不增加額外支出,期盼只是一個小改變,就可以創造漣漪效果,服務設計追求的其實就是這樣的思維。

說是符合使用者經驗,但骨子裡希望叫使用者幫忙決定我們的產品方向與設計細節。說穿了,這跟「希望老闆幫忙決定,希望老闆證明我沒錯」是一樣的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