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osk App的戰略地位就是協助消費者提前完成大部分不需要在店內的動作。套個金融業用語,就是完成許多「預處理」。由App「交棒」給門市後,消費者可能不只完成預約的事物,還會順手買些飯糰、點心配咖啡,陸→空→陸聯手帶進更多業績,才是整個商業生態系的奧義!

單純的起心動念有時會引來想像不到的效益,例如法國家樂福基金會執行長親自來台致贈冰箱、冷藏車;以及若干餐飲集團表示願意提供生鮮續食。方里長點出,許多人倡議續食,卻「從來沒有省掉一公斤的菜」,相比之下,據協會官方資料,從 2016 年至 2019 年 3 月 15 日共計分享出約 11.5 萬公斤續食,效益很具體。

陳宜秀加入以後負責 UX 和人因工程團隊,與工業設計和眾多工程團隊合作,開發出 one-X deskphone,不僅替 Avaya 拿回部分市佔率,更奪下2006年德國 iF 設計獎。這個系列的桌上型電話機,包括台灣,出現在全球許多地方,而且無論後面如何改朝換代,都沒有脫離原來的平台架構,非常難得。「當我看到自己設計過的電話出現在 Google 總部、華盛頓大學、北京的萬豪酒店、西雅圖的政府單位、玉山銀行、日劇……都會忍不住微笑。」

我不是個媽媽,但有幸透過「特公盟」的案例,能在角色上(大人的話就一定對嗎公權力法規就是絕對嗎?)、同理心與換位思考(我們是否過度自以為?)、以及資訊不對稱等獲得不同面向的啟發。給每位未來有機會參與設計的人們:勿輕易說出已實踐「同理心」與「換位思考」,因為在你真正投入前,這多半只是具有詩意的自我催眠。

更多文章

瓦爾從一開始,就沒有想過從市民身上賺錢,所以分文不取,他賺的,是廁所內外的廣告費。瓦爾先在柏林根據地段要求,建立大大小小的公廁,為了讓自己的廁所更受歡迎,他可說是無所不用其極,比方聘請日本、義大利專業設計師,保證每一座公廁不盡相同,且趣味性十足,逼格滿滿。尤其是男性公廁,結合了動漫、模特兒等元素,延長市民在公廁的停留時間。

這個世界沒有死局,少的,只是創意。

在非常早期的階段,隨性的對話中,最好專注在「這有可能落實嗎?」這類問題。如果答案是正面的,把錢分配為一個一個小項目,堆疊起來的具體規劃好多了,而不是草率了解一個沒有任何根據、虛構的龐大數字。這個過程我們稱為專案探索階段(project discovery session),有時候稱為「需求蒐集(requirement gathering)」或「產品藍圖規劃(roadmapping)」。

內建地藏菩薩像的交通三角錐,原意是要守護道路安全,實際卻因諸多原因而無法出現當初設計初心,希望能因為佛像的臉孔,讓大家能減緩行車速度的效果。這的確是產品測試後,得到最真實的回饋意見。

在物件設計出來後,我們能不能夠從「使用者中心」的角度去看看設計出來的服務、產品、空間、系統是否符合最終的需求?如果這些需求不能在第一時間被設計進去,我們是否能增加後續修正的機制?最重要的,是這些使用場地的孩子的感受,但是如果學生們也感受到場地的不便,他們不發聲的原因,是什麼?如果學生能夠變成「有責任感的使用者」,那麼我想這個問題可能會更快解決。

最戳中我的一段,是說台灣人都很用力學習,非常認真抄筆記、拍PPT,不過在這種一年一次的大場合,記得把握「交流」。講得很輕,意思很重。

一切終將回歸市場機制,知名品牌有膽識,投入這一場充滿創意且大膽的服務設計實驗,無論最後結果如何,都代表服務不再是把麵煮好就好,而是可以透過設計思維,試圖處理服務系統的問題,讓價值傳遞更為細緻化,組織化及多元化,從而創造效能,不僅品牌從而找到價值,並得以讓顧客滿意,貼近品牌的核心內涵,精眾的時代,沒有一個品牌需要服務全市場的客戶,唯有知道你是為了誰而存在,被誰所需要,這才是品牌能永續存在之道。